北飞行动
作者:黄昕 影视作品 爱情

      《北飞行动》简介 , 1949年初,人民解放军连续取得了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的胜利,从根本上动摇了蒋家王朝的根基。四、五月间,南京、上海先后解放,蒋介石到成都、重庆召开军事会议,妄图依靠西南负隅顽抗,待机反扑。当时国民党空军运输力量不足,蒋介石令“两航”(中国航空公司、中央航空公司)参加军事运输,作为沟通西南各省和台湾的桥梁,同时命令两航迁往台湾,两航老总刘敬宜、陈卓林对国民党很是失望,没有航线,航空公司如何发展?但他俩又惧怕共产党,所以商量将两航迁往香港,背靠大陆以观后效。 中国航空公司运送张治中将军前往北京与我党代表周恩来会谈,周恩来规劝张治中留在北京不要步张学良后尘,并通过地下党由两航的飞机把张治中家属接到了北京,为此,两航举动引起蒋介石的警觉核反感。 蒋介石通过两航运送兵力的同时要求两航把在上海的资产转移到台湾,能飞走的飞走飞不走的炸掉。刘敬宜是爱国企业家,他觉得设备时人民血汗购买的。 我军在接收原驻上海的中国航空公司、中央航空公司的资产时,接管委员会主任蒋天然发现了中国航空公司总经理刘敬宜留下的一封信:我公司留存上海之飞机及各种设备,均应妥善保管,并清点造册,将来移交给新政权。为此,我党敏锐地感觉到,如能促成两航起义,不仅可以有力地推动全国解放的进程,而且新中国成立在即,急需建立自己的航空运输事业,而两航实力雄厚,如果把他们争取过来,可以为新中国民航事业增加很大的力量。  为此,我党物色到合适的策反人员吕明,他时刘敬宜在美国时的学生,实是我党的地下党员,因为他与刘敬宜的师生关系,我党认为吕明是最合适的人选。 1949年8月下旬,周恩来和中共中央社会部部长李克农,在北平中南海接见并宴请了准备派往香港的吕明、查夷平和一同前往的蒋天然。周恩来指示他们,组织“两航”集体起义,一是要把“两航”基地拖在香港,拒迁台湾;二是争取人是最主要的,有了人就可以办起新中国的民航事业。并要吕明等代表他,在见到刘敬宜和陈卓林时,表示欢迎他们回来参加新中国的民航事业。 在香港,经过吕明等人多次做工作,央航总经理陈卓林终于消除了顾虑,不仅亲自找央航上、中层人员面谈,在副总经理陈文宽、副主任秘书蔡克非坚决反对的情况下,陈卓林仍然坚持起义,并向吕明等人保证可以调动飞机起义。而且,他还亲自上门,做刘敬宜的工作。 刘敬宜对我党在中航的活动早就有所耳闻,却既不反对,也不赞成,采取了默认的态度。但是,当吕明等人问及他本人的选择,他却始终避而不谈,不肯表态。对此,吕明等人则反复讲解我党政策,转达中央人民政府、周恩来同志的态度:保证中国航空公司不变,刘敬宜总经理职务不变,中航员工待遇不变。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极大地推动了“两航”起义的进程。10月14日,广州几乎没有战斗就被解放,使“两航”的这次爱国义举更趋成熟。中共中央书记处即召开了会议,对“两航”起义的时间和飞行安排、起义人员的接待,以及“两航”起义后的各项政策作出了明确的决定,并由周恩来召开了有聂荣臻、粟裕、李克农、刘亚楼、蒋天然等参加的会议,进行传达和布置。10月25日,“两航”起义准备工作已逐步完善,并成立了起义行动指挥部。为了便于指挥和协调,“两航”分别成立了起义时和起义后的领导机构。 在这段时间里,国民党台湾政权,也预感“两航”的情势不妙,蒋介石令刘敬宜、陈卓林到台湾述职。陈卓林称生病未去,刘敬宜不听劝阻,自行决定前往,结果险被蒋介石扣留。为了加快迫令“中航”搬迁台湾的步伐,国民党东南行政公署长官陈诚曾两次把刘敬宜找去,要他赶快把公司搬迁到台湾;对搬迁费也不再认为太高、无法筹措了,刘敬宜说要400万美元,他也一口答应。刘敬宜刚回到香港,交通部长端木杰又打电话催促刘敬宜速去重庆计划修建机场。   同年11月7日,“中航”部分员工在《香港中国航空公司全体员工起义宣言》上签名。当日晚上,吕明、何凤元以最大的耐心,长时间交谈至深夜,终于说服刘敬宜对起义作出决定。至此,“两航”各方面力量已汇集到一起,上层、中层、基层的渠道已通畅,为避免节外生枝,将原定11月10日起义时间,提前一天于11月9日起义。 此时,吕明已经得了严重的肾病,地下党组织建议吕明在香港治疗不要参加起义,吕明认为自己是来策反的,自己反而留下不好,毅然拖着病重的身体往来于刘敬宜、陈卓林和两航地下党之间。 两航在起义之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本来央行陈卓林痛快答应起义但高中基层却一致反对,最终只有一架飞机参加了起义,中航刘敬宜本来很犹豫但高中基层一致同意起义,最终10架飞机成功起飞。 惊心动魄的起义开始了,两航11架飞机佯装飞往台湾,但却在空中掉头向北飞去,国民党战机曾经有警觉并且追赶,北飞机群巧妙地利用云层等飞行躲避战机的追赶,最终成功向北飞去。周恩来说“两航起义之义举足抵200万大军,为解放大西南立下了汗马功劳。”同时带动了在香港的中资机构起义回归。两航起义也为新中国民航事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