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弹女兵2
作者:康燕宁 影视作品 爱情

        战乱纷飞的东非某国。 反政府武装“和平使者”头目卡拉贝尔被政府军俘获,其情妇安娜借联合国非洲安全事务高峰论坛即将举行的机会,以制造炸弹袭击为要挟,逼迫政府军释放卡拉贝尔,遭断然拒绝。政府军安保部门负责人奥古斯丁根据内线提供的情报,从会场起获了三枚炸弹,但第四枚炸弹怎么也没有找到,如果找不出第四枚炸弹,会期将无法如期举行。奥古斯丁代表政府军向中国维和部队发出求助,部队指挥长杜志刚将任务交给了刘静率领的排爆分队。 刘静,女,32岁,研究生学历,陆军少校,中国维和部队排爆分队分队长,父亲是北方战区陆军少将。她悟性强,思维敏捷,行事干练,战友们私下给她起了个“劲哥”的绰号。会议明天就要召开,留给刘静的排爆时间只有一晚的时间,军情紧急,刘静带着蒋海亚、卢宇森、胡晓天、孟军生四名男兵,乘武装直升机连夜赶赴会场。 清场后的会议大厅,成了刘静参加维和任务后第一次与安娜对决的战场,无人机、机器人探测器装置等现代探测设备,能用的都用上了,忙活了大半夜,一点收获都没有。刘静思来想去,从判析安娜制造这起爆炸袭击的动因入手,和奥古斯丁要来了会议议程,模拟议程的全过程,逐个细节地进行摸排,终于在话筒中找到了藏匿的智能音频非金属爆炸装置。 刘静的行为惹怒了安娜,安娜发出了让刘静从哪儿找到的炸弹,就在哪儿消失的毒誓,在刘静等人撤出会场时,一辆飞驰而来的汽车冲向他们,一个突然出现的小女孩,无意间挡住了汽车,一声巨响,汽车爆炸了,刘静等人幸免于难,而那个小女孩却被炸身亡,她的手里还拿着一块发霉的面包,刘静震惊不已,含泪将小女孩的遗体放到了吉普车上。 安娜的父亲原是政府军中鹰派代表,被反政府武装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必置之死地而后快。因战败逃到国外的卡拉贝尔,遇到了电脑黑客科尔,科尔为他出谋划策,通过侵入政府网络,捏造事实,编造伪证,陷害安娜的父亲,使得安娜的父亲被政府军以叛国罪逮捕处决,正在政府军服役的安娜,受父亲牵连,被革除了军职。走投无路的安娜,走上了为父亲复仇的道路,在一次行刺某政要时,安娜身负重伤,被卡拉贝尔救下,卡拉贝尔的行为感动了安娜,共同的目吸引了安娜,安娜不顾一切地委身于卡拉贝尔,死心塌地的追随着他,成为“和平使者”中的重要一员。 为确保联合国人道主义救援物资安全抵达新建的难民营,刘静接到了开辟一条安全通道的任务。3号公路布满了弹坑,野外排雷,刘静用上了自己正在研究的科研课题——雷区靶向磁场目标定位项目,刘静现场为队员们讲授,队员们现学现用,蒋海亚在装甲车上,用一台小型发射器,将磁场信号源散弹向“雷区”上空撒去,刘静操纵着小型雷达,很快就将雷区的雷弹数和散布间距定位在了笔记本电脑上,看着电磁波场激发引信,将一枚枚地雷和炸弹引爆,惊得奥古斯丁等政府军官员目瞪口呆,赞不绝口,排雷速度推进之快超乎预期想象。 安娜密切地关注着刘静的一举一动,她认出了刘静就是几年前在亚马逊热带雨林国际特战训练营时的那个丑小鸭,当时,安娜是助理教官,名叫奥莉娅,安娜是在她父亲遇害后,为躲避追杀而改的名字。她决定要会会这个当年的中国学员,她把目标定在了5号洪凝土结构的大桥上,选择5号大桥,一是5号大桥是座跨国大桥,就在刘静排雷的线路上,由中国维和部队负责建造,不日将举行通车典礼,在这里实施爆炸可以起到报复刘静和中国维和部队的作用;二是大桥爆炸影响较大,可以作为与政府讨价还价的重要筹码,再次逼政府释放卡拉贝尔,同时,安娜想逼内奸现身,启动了一个名叫“天使风暴”的计划,计划的起点就是5号大桥。 政府对安娜提出的释放卡拉贝尔的要求再次严词拒绝,并将安娜欲在5号大桥制造爆炸的信息,通报给了中国维和部队,刘静奉命赶赴5号大桥,对大桥进行了全方位探测,却没有发现炸弹,正纳闷间,她接到了一个安娜的电话,告诉她爆炸提前了。刘静四处寻找,发现了桥头哨卡那里停着的送餐车,等她赶往桥头时,送餐车爆炸了。不过药量有限,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只是波及到了旁边奥古斯丁的座驾,刘静判断,这是对方发出的警告,她不知道,这是安娜没有机会在戒备森严的5号大桥安置炸弹,临时改变了主意。 那个给政府送情报的线人,就是“和平使者”二号人物科尔,他对安娜垂涎欲滴,看到安娜投入卡拉贝尔怀抱,对安娜的信任超过了自己,心生怨恨,暗中投靠了政府军,将卡拉贝尔出卖,他没想到,卡拉贝尔命大,没有死在自己的炸弹下,而政府军抓获卡拉贝尔后,奥古斯丁没有兑现当初的承诺,留了卡拉贝尔一条命,卡拉贝尔一天不死,科尔就一天不得安生。 卡拉贝尔被捕后,红河部落大酋长阿布拉汉姆,按照每次卡拉贝尔行动前的交代,临时代使卡拉贝尔的职权,在会上,科尔突然发难,逼阿布拉汉姆交出领导权,由安娜来统领“和平使者”,造到安娜和阿布拉汉姆的反对。 安娜抓获了奥古斯丁的副官阿曼德兰,通过阿曼德兰之口,告诉奥古斯丁,以政府军捕获了一架无人机,上面发现炸弹为由,将刘静及其部下和奥古斯丁骗入了自己的圈套,无人侦察机上的炸弹是安娜作为两人的见面礼,特意为刘静布置的,炸弹明显地安放在蓄电池的上面。蓄电池已经卸掉,金属外壳的炸弹就镶嵌在狭小的空间中。刘静命人屏蔽掉所有无线信号,切断了一切信号干扰,小心地拆下炸弹,不料却启动了无人机的自毁装置,最后关头,刘静以命相搏,切断了电源,化解了危机,这时,安娜走了出来,与刘静相认。 安娜劫持刘静的目的,仍然是想逼政府军就范,释放卡拉贝尔,科尔将奥古斯丁单独关押,质问奥古斯丁为什么食言,奥古斯丁告诉他自己从来就没有要置卡拉贝尔死地,两人达成了奥古斯丁出钱,科尔协助他逃走的君子协议。 安娜买通了阿曼德兰,就在阿曼德兰要指正科尔是那个政府军内线的时候,科尔开枪击毙了阿曼德兰。 安娜将刘静等人挟持到了红河大峡谷,她要孤注一掷,再次逼政府军妥协,释放卡拉贝尔。 红河大峡谷中间有座巨大的岩石,当地称之为孤岛,安娜将刘静等人以及从难民周转站胁迫来的100多名难民,关在了孤岛上。 科尔急于击毙阿曼德兰的举动,引起了安娜的怀疑,她救活了阿曼德兰,阿曼德兰告诉了她一组那个内线发给奥古斯丁短信的手机号码。在大峡谷,安娜故意将担架上的阿曼德兰看给科尔,并当着两人的面,拨通了那组号码,号码确实是科尔的,科尔无法狡辩,被安娜俘获后,捆绑在孤岛对面的一辆废弃的卡车架子上,暴晒、蚊虫叮咬、皮鞭,在科尔的身上轮流招呼。 安娜把交换人质的时间定在了下午6点,她在科尔的身上布满了炸弹,允诺刘静,只要在6点前,拆掉科尔身上的炸弹,她就还刘静等人自由。两个女人在这片荒野上展开了心理决战,一个安静如兔,敛神静气拆解炸弹;一个咆哮如雷发狂至极。科尔身上的炸弹被拆除,但安娜不准备留下科尔的命,她要慢慢折磨科尔,让科尔流血而死,子弹射穿科尔的左肩,接着又射穿右肩。科尔在残酷的惩罚中精神彻底崩溃了,告诉了安娜,卡拉贝尔与他合谋陷害安娜父亲的勾当,安娜在突然而来的大雨中,失去了理智,嚎啕大哭。 安娜疯狂至极,脱下身上的宽袍,在雨中挥舞旋转,衣服里的东西撒的满地都是。刘静捡起一个遥控器,发现是安置在科尔身上那枚袖珍炸弹的,科尔请求刘静趁机救他,刘静找到那枚袖珍炸弹后,见科尔要喊,一拳砸晕了科尔,并将那枚袖珍炸弹,神不知鬼不觉地藏进了安娜的宽袍。 雨停了,安娜也恢复了常态,她同意放刘静等人离开大峡谷,但要刘静自己排除掉布满了地雷的大峡谷。刘静及四个男兵,借着篝火的光亮,凭着一把枪刺和钳子,在泥水中一步一步向前推进,好不容易到了沟口,安娜又反悔了,她又提出了要与刘静决斗,刘静答应了她的要求,两人在泥水中你来我往,不分胜负,直到精疲力竭。 科尔苏醒过来后,挣脱了捆绑,袭击了一个守卫,举着夺来的突击步枪,照着安娜和刘静就射,手疾眼快的蒋海亚一个跃身,将刘静和安娜扑倒在地,而自己却身中数弹当场牺牲,安娜愤怒至极,抢过守卫的突击步枪,对着科尔就是一梭子,子弹引爆了科尔身上的炸弹,科尔被炸身亡。 此时,政府军和“和平使者”的轻装车队,分别占据了大峡谷的两端,炮弹呼啸而来,安娜哭笑着一步步走进了战火中,刘静没有阻止她,握在手里的遥控器,终于还是没有引爆先前藏匿在安娜身上的炸弹,遥控器被刘静随手丢掉。 刘静抱起蒋海亚,带着自己的排爆分队以及奥古斯丁和100多难民,从战火中走了出来,政府军和“和平使者”如同达成了默契一般,炮火在刘静他们的两侧,构筑起了两道火墙,刘静等人被夹在两墙之间的安全地带……